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松波 > 精神

精神

古罗马emperor,Marcus Aurelius,在征途的夜晚,写到:

The Impediment to action advances action.

What stands in the way becomes the way.

Marcus Aurelius是现代Stoicism (坚忍克己的一种哲学)的始祖。Stoicism近十年在美国创业圈中时兴。创业会有坦途,生活和事业交叉一起,大起大伏,心有宏远,步履阑珊。Marcus Aurelius一生都在不间断的战争中度过,被朋友出卖,瘟疫灾祸,不一而足。Stoicism是完全的实用哲学,不论天地宇宙,只讲人的精神。Marcus Aurelius认为每一次困境都是一次练习virtue的机会: Patient, courage, humility, resourcefulness, reason, justice, and creativity。现代的stoicism的实践者将其分解,甚至作为每天的meditation。我们所经历的,别人早就经历过,甚至更糟糕,困境本身就是机会。

任何的社会学和文学在本质上也都是实用哲学。自小从看了许多文学作品,那个时代的中国十九世纪欧洲文学居多,《悲惨世界》《安娜卡列尼娜》《约翰克利斯朵夫》。欧洲的天被黑暗笼罩,过于感情感性。人物代替了历史。

到了美国上本科,接触一批历史书籍,历史是一个宏观面,有因有果,多了一份理性。但历史以事论事,多是血肉,没有里面的骨架精髓。无意中上了一堂哲学课,Mill讲Happiness的抽象理论开了一个窗,看到另一个透过现象看本质的世界。同时对政治学有兴趣,就上了不少政治哲学的课。欧美强权国家的出现,在一初始都是伴随者新哲学的出现,政治社会需要理论背书,指引方向。一个国家哲学的特点也预示者其后来的特征。

无论是哲学、历史、文学还是其它的社会学,都有一个国家特定特征,无论如何的客观和抽象,也都是主观大环境下的产物。而这大环境就是这社会中的人。

Neurology研究更近了一步,从人的基因开始看人的特征,认为人生下来就是带着几千年演变的基因而来,继承的基因不同,导致性格做事方法不同。有的认为,人天生注定性格;有的认为后天尤其是在小时候的影响会改变身体中部分基因的变化,人只有一半是天生注定。

从文学到历史,历史到哲学,哲学到政治学,再到Neurology,问号好像越来越多,绝对的少相对的多。人又都是短视的,当社会被研究的越清楚,连原来的理想主义者,也都向现实靠近,这在大学的研究中越来越明显。人像是在和自己群类占绝大多数的阴暗面赛跑,是自己先毁灭自己,还是在此之前,找到新的出路。即使这赛跑的领跑者,也都非常现实。现代科技的商业已经取代了过去的哲学政治,Warren Buffet和Steve Jobs成了现代社会看齐的新哲学家。

这也可能为什么现实哲学的Stoicism再一次活跃,在新的生存法则中更有现代共鸣。如两千年前的Marcus Aurelius所说:

       Our actions may be impeded… but there can be no impeding our intentions or dispositions. Because we can accommodate and adapt. The mind adapts and converts to its own purposes the obstacle to our acting.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