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松波 > 自省笔记 | 天有不测风云

自省笔记 | 天有不测风云

今天遇到意外之事,这一辈子没白来,遇到的都遇到了。
 
美国爵士作曲家,Irvin Berlin,说过:“everyone should has little bit East Side. “Irvin是二十世纪初第一代移民,俄国犹太人。移民之出,生活异常艰苦,父亲不堪重负,早死,由其母带大。与19世纪美国苏格兰的第一代移民,钢铁大王卡尼基,幼时几乎一样。Berlin生长于纽约的East Side(东区,唐人街,也是那时代酒吧妓女成堆的贫困区),他意思是每个人在童年时都应该经历一下苦难的生活。他没有受过音乐训练,不识五线谱,钢琴弹的很蹩脚,却写了几千首曲子,包括《白色圣诞节》《上帝保佑美国》等,被誉为美国最杰出爵士音乐作曲家。过于痛苦的早期生活也让他脾气怪异,娶了富豪之家的美女,只是一个花灯,弥补不料他的East Side。一头沉都是问题。不过这是另一个篇章的故事,与当下之事差距十万八千里。
 
看书和生活本是两回事,近五年体验较多,以为看懂了,实践中差之千里。周而复始,现在好像站在一个风的路口。原来总希望靠别人弥补,现在一定要自我修行。昨天《笔记》说,哲学家看得太透,所以不想结婚。今天看,是他们看的太抽象,在现实生活中完全没有处理实际的能力。法国的卢梭是一个经典,非常不喜欢他的性格,但反过来又与他有太多相似之处。是谁说的,”现实是由不讲理的那些人改变的,因为讲理的人还在忙着适应现实。“与一个做咨询的老所长说商业计划,他说,想的太清楚就什么也做不成了,要模糊的看,做了再说。阿弥陀佛!
 
出淤泥而不染,身处闹市而不乱,这是何等的意志与理念结合。小时没有经历过苦,过程中太多作为旁观。一久经沙场的大哥说,”归根结底还是与人斗与天斗。“信人还不如信己,不用怕自己变的太多太快,因为这十年我还没有变。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