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松波 > 俄国,缺失哲学的文化启蒙

俄国,缺失哲学的文化启蒙

俄国,现代社会的预言者和启示录,浓缩几百年近代史,汇集人类发展耀眼夺目的美好与本性罪恶的糟粕,人文理想与存在现实交替轮回,体现到大事记上是史诗般的极致、悲壮和壮美。个人总是社会史诗的牺牲品,对无意识的大众是苦难,对有意识的小众是痛苦。史诗越辉煌,意识越清晰,苦难和痛苦也就越剧烈。
俄国与美国的历史都不长。美国政治文化延续英国传统,尤其新移民普遍的思想理念上, 这一开始就为其政治、经济和社会结构创造了坚实的基础。
一个完美的改革体,俄国对世界和生活态度异常严肃。作为欧洲的一部分,一个新兴国家,俄国一直是西方最忠实的追随者,是自上而下精英改革的典型范本,但在这个改革体中一直缺乏大众支持和哲学思想基础。追随式的改革几百年如此,屡败屡战,周而复始。
欧洲板块小,国家众多,西北南三边靠海,无论是古希腊和古罗马文化,还是意大利和英国开始近代的文艺复兴,都有清晰的海洋文化印记。俄国位于欧洲最东侧,历史可以回溯千年,早期定都过现在乌克兰的基辅,通过内陆向东继续扩展。但直到17世纪末,彼得大帝开始沙皇统治,才揭开现代俄国序幕。
俄国历来有精英改制的烙印,出现大量传奇性历史人物。彼得大帝授权法国人,平地仿照欧洲国家建立彼得格勒城,成为俄国海洋贸易窗口,并定都于此近200年,直到十月革命。列宁说,人的数量本身就是有一种质量。俄国的人口和覆盖的地理面积,以及其全盘西化导致的社会发展,成为世界强权。
人难胜天,俄国的地理位置和世界格局的演变也一直在左右摆布着这个忠实西方理念的追随者。但,不得不说,俄国式一个非常严肃的改革者,几百年,从人文、社会科学、自然科学到政治和经济,一直是不断自我反省和塑造奇迹般的成果。
在文化传统上,俄国异常年轻,但又异常活跃,创造有鲜明的俄国特色,浪漫和人文色彩浓郁。
俄国的文字是完全的舶来品,以斯拉夫语为基础,在18世纪彼得大帝改制之后,开始融入英法德等语言特征,在18世纪末开始成型。然而一旦成型,就有着俄国一望无际草原骏马驰骋般的强悍和草原本身无限的壮丽和秀美。从十九世纪初的卜希金开始,然后是十九世纪上半期的果戈里,莱蒙托夫,屠格涅夫,到了十九世纪中期,俄国已经出现影响世界文学发展顶峰级的作家,托尔斯泰、陀斯妥洛夫斯基,这前后只有一百年的时间。
在音乐上,俄国精英文化的特质更为突出。俄国古典音乐圈形成于19世界中期,几乎所有著名音乐家都与两所在1850由一对犹太人兄弟开办的音乐学院有关,彼得格勒音乐学院和莫斯科音乐学院。柴可夫斯基的第六交响乐被誉为自贝多芬第九之后最为思想和音乐性完整的交响乐,柴可夫斯基把国家苦难,以及自己作为一个同性恋的痛苦融入到了音乐之中。在柴可夫斯基的哥哥读谱之后,定名交响乐为《悲怆》。在1850年后,彼得格勒音乐学院出了柴可夫斯基、普罗科菲耶夫、肖斯塔克耶维奇、Richter;莫斯科音乐学院出了罗赫玛尼诺夫、Scriabin、Medtner。斯特拉文斯基等更是现代音乐的奠基人,20世纪最杰出的钢琴家中,前五名中有三个出自俄国。俄国音乐气候一旦形成就开始影响世界。
然后,精英改革缺乏群众基础,没有欧洲其它发达国家发展初期就出现的抽象哲学基础作为社会发展的指导引领,如法国的笛卡尔和卢梭,英国的亚当斯密和哈伯,德国的康德、马克思与黑格尔等。在文学、音乐、科学和政治等领域,俄国出现了大批闻名于世的大家,但哲学理论方面几乎没有出现任何流传于世的人物,相反,国家的思想受到来自西方因为本身发展不断出现的新哲学左右摇摆,甚至到现代,在苏联瓦解之后的休克性疗法,还是继续传承俄国传统的轮回。俄国的血总是热情洋溢的,态度是异常的严肃认真,但世界没有感情色彩,当下的现实,需要异常的冷静,这只有在不断思辨和扒皮抽筋见骨的哲学中可以找到。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