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松波 > 每个人都身处系统

每个人都身处系统

这是一个复杂的题目,思想散射,抓住一点,随笔而至,想到哪儿就写到哪儿,有一个开始不会有一个结束。

每个人都处于系统中。人类本身就自成一个系统,一个国家是一个系统,十九世纪印象画派也是一个系统;一个公司是一个系统。有钱的、中产的和没钱的又是不同的系统,同样工作同样环境但不一样心态又可以从心态上分成不同系统。系统本身的存在也或久或短,以此类推。每个人都是天空中落下的一滴雨,打入湖中,是独立的系统,但有涟漪的交纵。系统之间的关系如围城,彼此看不清的总有神秘感,吊起性子,有念想在其中,会产生心的平衡与不平衡。

世界多奇葩,如梵高,生前一幅画都没有卖掉,死后画作影响深远,价值连城。属于印象派,但又与印象派的圈子彼此不交融。荷兰阿姆斯特丹有梵高美术馆,按照年代史讲述他画作演变的生平。梵高是异类,永远游离于系统外,格格不入,但其实,他又总想属于一个系统,任何一个系统。游离系统之外的生活让他疯狂,他自己无能为力的心情显示在他的画作中。现在无数人对他画作有共鸣,或多或少,是每个人都也游离于这个或那个系统之外。

独特的性格,有悲剧也有喜剧。Warren Buffet到老都生活不能自理,但他逻辑缜密,从投资到自己的生活,按照他自己的需求和判断,从混淆不清的世界中摸清其的脉络。Buffet在投资《华盛顿邮报》成为股东之后才由《邮报》的拥有者Katharine Graham引入到名人社会中。他是商人,也是思想家,没有博览群书,但可以透过现象看本质。他的社会圈子是一个系统,他自己是另一个系统。

系统,一个模糊的概念,维护中的传统,变化中的新生。刚开始写就已经结束,游离于这个或那个系统的边缘,模糊,朦胧。

文章原题为:系统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