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松波 > 两种命运,殊途同归

两种命运,殊途同归

大势为天,势不得当,但天不可测。与天斗,如赌博,赢几把可能,长久不可续。Bridgewater创始人Ray Dalio,在早期失败后,学会了humility,是对天的敬畏。市场好的时候大家都好,不好的时候是对每个人的考验。
 
2010年前后,是中国消费产业分水岭。全球经济危机,中国10万亿刺激,导致中国经济从制造业和国家投资向消费产业和互联网产业大跨步转型,再加上80后和90后成为主流经济新生力量。老的要变,新的要摸,震荡在持续中。
 
命运一:
 
食品产业的经销商是在西部牛仔般环境中成长。消费产业,经销商星星点点,遍布市场每个角落,因此和因为干预较少,自成相对有效自由的达尔文市场。一个新品类出现,从发芽到乱象到市场整合一般5-10年周期,越到后来,周期越短。尤其肉类、水果类和酒类等大宗商品,杀到现在出现了一批大经销商,都是身价过亿甚至十亿几十亿的豪富。
 
经销商是草莽英雄,学位不高,性格迥异,胆大心细,聪明绝顶,各有绝活,也都在刀尖上舔过血,也曾经天天酒席夜场,挣钱不易。钱多要投资,竞争有压力,很多都跨过行,投资、地产、酒店,也很多“运气不好”,铩羽而归。市场不等人,投资失败是小事,市场变化是大事。近来我开始熟悉啤酒行业,一个大佬原来闭眼数钱,年入亿多元纯利。现在消费转型加速,传统啤酒过去三年连续近10%递减,高档啤酒大幅上升,他的市场以超过30%的速度下降。转型迫在眉睫,渠道尚在,游戏规则已变,能否转型成功,是要开始考研他智慧的时候。
 
命运二:
 
互联网思维,流量经济,O2O,P2P,年轻一代的时代。一个几百人咨询公司的所长,和他讲我模式,感觉太不性感。我有理有据有数字,他对旁边手下说,这人理论强,不懂大势,不要听,我要按照他的理论走,要有互联思维,流量第一,要找一个有互联网思维的年轻人加入到团队里来,让手下人帮我找。手下人会后,悄声说,这里离中关村创业大街近,让我到那里找找。无独有偶,我的投资人几乎说了所长一模一样的话,互联思维,到大街上找一个互联思维的入伙。
 
我认为,互联是工具,不是目的。工具用好了,可以成为结果,在消费产业尤其如此。大势变,不可违,但并不表示我们能够走到时代的前边,把过程当结果,把辅助当主营,那就是教条。
 
一个做红酒的朋友,融了几个亿,做O2O,誓言打破传统经销商制度,亏了几个亿,自己在线也亏,在一个猫店上也亏,开始改线下,又编了个故事,又容了钱,买了一堆线下店,招了传统经销商运营,又开始做线下,用钱堆出来个生意。我一个合伙人说,这在美国五年前已经发生过,不知道为什么中国现在还在继续。
 
无独有偶,投资人最注重的项目,一堆年轻人,血气方刚,誓言打破建材市场供应链,要把包工头都集中在线上,老三样的话,节省中间成本、工厂对工头,听上去很性感,两年过去,创始人都出了局,传统销售经理上了位,从原来想象的蓝海直接杀入已经暗红色的红海,几个亿的投资与经销商几十个亿的年流水比,不堪一击。
 
理想是创造,不是照抄别人的模式,更不是口号。真的理想主义者在实践中再实际不过,他们打破的传统不是纸上谈兵、照猫画虎的幻想,是脚踏实地的常理运用。大势不可违,天道可畏。怀着畏惧之心才能平心静气,常理出牌,要打破的不是市场传统,而是自己心里那些好高骛远的幻想。
 
不管是传统经销商,还是走在时代前边的人,天时、地理、人和,这个定律难以改变。世界变化是常态,没有一成不变的规律,审时度势,以敬畏之心做事。
推荐 9